谚语说|“北大老,师大穷,燕京清华可通融”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9 21:15

谚语说

谚语是人们对生息环境、劳动经验和风尚人情长期认识的揆度和总结,或直陈其事,或借物喻意,可测风雨、知稼穑,亦讲情理、述人事,堪称民间“百科词典”。我国疆域之大,四方迥异,各地谚语深具浓郁地方色彩,与当地社会生活和经济文化相印证。发掘和理解这些谚语,可以让我们感知历史,感受文化。

台湾大陆同乡会文献中有大量的地方谣谚资料,都是旅台各省人士通过自己的回忆整理集结而成。“家乡水甜入心,十年不改旧乡音”,谚语用语精练概括,朗朗上口,对客居他乡多年的人来说,哪怕故土难回,风景不再,也能在依稀几句谚语中咂摸出家乡的味道。

小皮摘选出其中一些有意思的谚语,推出“谚语说”系列文章,介绍一句地方谚语,揭开一段地方历史。今日推出本系列第一篇,小皮带你来看20世纪30年代北京女大学生的择婿观。

“北大老,师大穷,燕京清华可通融”

有人说婚姻是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那么选择对的人则成了重中之重。虽说“十房媳妇十样讨,十个女人十样嫁”,但在个人选择之外,择偶标准仍然会反映一定的社会取向,同时也充满了时代的痕迹。看看女生择婿观的发展,20世纪五六十年代女生“不爱银,不爱金,最爱肩上有星星”,文革期间是“只要成分好,别的不计较”,80年代大学生最受欢迎,“谁是当代大学生,决心和你过一生”,90年代中国经济飞速发展,成了“富翁富翁我爱你,年岁差距没问题”,到了21世纪,恋爱观婚姻观越来越多元化,已经很难用一句谚语来概括新时代女性的择偶倾向。

常锡桢先生,北京市人,后旅居台北。据他回忆,20世纪二三十年代北京各高校女生间也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北大老,师大穷,燕京清华可通融”,这句话说的正是她们的择婿标准。在她们眼中,结婚的最佳人选是剑桥、牛津、哈佛等欧美名校的留学博士,清华、燕京的学生还算是差强人意,而北大、师大的毕业生则入不了她们的眼。

看到这里,小皮不由咋舌,这个标准不是一般的高啊!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已经是当时最为顶尖的学校了,那里的男生还被如此挑拣,这是为什么呢?

燕京大学女学生走出宿舍楼

30年代,国内大学主要分为国立大学、私立大学和教会大学3类。在前面提到的4所学校中,清华、北大和北师属于国立大学,而燕京大学则属于教会大学。

清华大学的前身清华学堂建于1911年,是清政府用美国退回的庚子赔款建造的留美预备学校,1928年更名为国立清华大学。邓云乡在《文化古城旧事》中写到,国立清华大学是北京学界中的“天之骄子”。由于学校录取标准很高,使人轻易不敢尝试报考,而在每年来自全国各地最为优秀的几千名考生中,最终只能录取400名学生。到了30年代后期,虽然清华的招生规模有所扩大,但由于越来越多的人报考,录取率反而呈下降趋势。激烈的竞争,保证了进入清华的均为一时俊彦。另外,清华的许多学生毕业后都会留美,这点也使得他们更受欢迎。

清华大学门前岗亭和警察

1919年,华北地区的几所教会大学合并改组,更名为“燕京大学”,美国人司徒雷登出任校长。因它由美国长老会、美以美教会、公理会、美国女公会、英国伦敦公会等若干教会合办,因此有充足的外汇经费,世界一流的学人教授,风景优美的校园风光和舒适的住宿环境,相应的,也有着当时首屈一指的昂贵学费。1934年修订的《燕京大学本科教务通则》规定,燕京大学本科正式生学费为每学期81银圆,包括学费55圆,宿舍费(电,炉,水等)20圆,医术费(药费另计)2圆,体育费2圆,杂费2圆,一年共计162圆。而同一时期的北大学费则每年仅为22圆,宿费全免,清华也基本相同。当时,普通工人的月工资通常为16~33银圆,平均约为22银圆,也就是说,燕京大学的年学费当于一个普通工人年工资的三分之二。换句话说,能够上燕京大学的学生一般都有着优渥的家庭环境,同时由于西式办学学校风气自由开放,学生也最为青春洋气,因此最受青睐。

燕京大学学生俱乐部成员合影

与燕京大学不同,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国立大学的经费来自于国家教育专款,当时全国各地的师范学校一律不收学宿费。1936年制订的《国立北平(北京)师范大学学则》规定:“本大学不收学宿费”,“入学新生除办理注册手续外,须交纳保证金20圆”,“本大学学生所交纳之保证金于毕业(或病故)时发还,但自请退学或因故由学校令其退学者,已交纳之保证金概不退还。”除了学宿费全免之外,学校还管饭,据称有“六菜一汤”,被戏称为“吃饭大学”。也正因为如此,当时有志上学但家庭条件不好的青年,一般会选择考免费的师范院校。由于当时师大的学生多为寒门子弟,故被认为是“师大穷”。

至于“北大老”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北大的学生年纪一般都偏大,还有很多是结了婚的,而且由于书生气十足,更显得老气横秋。小皮没能查到二三十年代北京大学的学生资料,因此暂且采用这个说法。不过,参考北大前身京师大学堂的相关资料,从《京师大学堂章程》和光绪三十二年(1906)《京师大学堂同学录》来看,由于科举制废除,士人仕进的道路不再,他们成为了各地新式学堂的主要生源。1902-1906年,京师大学堂师范馆共有学生512人,其中举人62人、贡生48人、生员232人、监生84人。因为科举制下考取功名不易,举贡生监普遍年龄都很大,尤其是举人,很多都在30岁以上。这一时期的北大学生的确算得上是“老”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给北大造成了学生年纪偏大的固有印象?

光绪三十二年《京师大学堂同学录》资料截图

看到这里,小皮不得不感叹,不管时代怎么变,“才貌”和“财富”都是婚恋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啊。不过,这时候的女大学生们能有这么大的底气,也是因为中国在辛亥革命之后才陆续开女校,而高等学校开放女禁则更晚。1920年,北大首开女禁,录取9名女学生,清华大学1928年秋开始招收女生,第一批只有15人,燕京大学设有女校,但男女比例为3:1。正因为“狼多肉少”,她们才能这么有余裕的在当时最好的学校中间挑挑拣拣的,emmmm,有点羡慕呢。

燕京大学女学生在活动室打乒乓球

本谚语摘自《河北平津文献》第32期,常锡桢《北京城的谚语释说》一文,内有更多资料,请前往台湾大陆同乡会文献数据库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台湾大陆同乡会文献数据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