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柴国生的往事:雪莱特的并购消亡史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25 19:26

大股东柴国生的往事:雪莱特的并购消亡史

2018-09-25 17:27来源:览富财经违约/教育/公司

原标题:大股东柴国生的往事:雪莱特的并购消亡史

近期,一则控股股东股权质押爆仓的公告将让雪莱特(002076)的大股东柴国生有些坐立难安。

根据公告显示,雪莱特近期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柴国生的通知,其于华泰证券、万和证券办理的部分股权质押式回购交易已触发协议约定的违约条款,两家券商表示可能会对柴国生实施违约处置。

据了解,柴国生此次在华泰证券触发违约条款的质押股为6920万股,在万和证券触发违约条款的质押股份为3300万股。合计1.02亿股可能遭到被动减持处理。

同时深交所也在今日对雪莱特下发了关注函。

4年前,柴国生61岁,刚刚过了耳顺之年,身为雪莱特董事长兼控股股东的他依旧神采奕奕。可能他没有想到的是,在4年后的这时候,雪莱特因为他的一个决断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跟许多企业的一把手一样,柴国生爱品茶,好收藏,曾经有记者走进柴国生的办公室,几乎被满屋的古董晃花了眼。高低架子上的青瓷花瓶错落有致,墙上的“海纳百川”条幅气势恢弘,两把古旧的太师椅被岁月打磨的痕迹处处可见,正如这间屋子的主人一样,经过时间的冲刷与磨砺,显得大气且从容。

如柴国生的收藏品味一样,他也深谙生意之道。

为了节省成本,柴国生曾把生锈的螺丝钉在煤油里泡几天再用,可能就是靠着这种偏执,柴国生把他的雪莱特做到了上市,2006年,雪莱特登录深交所,成为了中国最大的节能灯公司之一,年产上亿只节能灯。

不同于近几年LED行业发展迅速,早年LED产品普及率并不高,在境内LED市场不好渗透,且研发投入较高,需求较少等问题很长一段时间都抑制了雪莱特的营收和利润。

2006—2014年期间,除了刚刚上市带来的热度引领了一波净利润和毛利率的冲高,其余时间几乎都呈现一个下滑萎靡的态势。(浅蓝色为净利润走势)同时雪莱特的股价也从发行价的6.86元/股一度跌至2.5元/股左右。股价的反应比公司利润还低迷。

在资本市场吃了一嘴泥的柴国生显然并不服气,他在一场2014年的采访中对着8年的时光发表看法:“一家企业,建立完善的现代企业管理制度是必经阶段,我在过去的8年时间里经历了许多企业尚未经历的或已经历的发展阵痛,如今,对于企业的架构整合,企业文化的确定及落地,我们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2014年,是决定雪莱特走向的关键节点。

柴国生用了8年时间确实琢磨出了一套资本运作的理念——他为雪莱特挑选了一位“乘龙快婿”富顺光电,2014年斥资近5亿元收购富顺光电100%股权。不同于古玩投资需对其积淀的历史进行甄别,之于企业则注重其未来发展的潜力以及二者间的契合度。

富顺光电就是这样一家契合雪莱特的企业。因为开启收购,2015年,雪莱特业绩快速增长。公司当年实现营业收入8.02亿元,同比增加81.42%,净利润5679.64万元,同比增长229.08%。股价也拉升至13.70元/股(复权价)的高点。但是主营业务增长困境依旧没有解决,导致2016年公司净利润却同比下降28.69%。

并购富顺光电让柴国生尝到了甜头,让其在并购重组的道路上越行越勇,大肆并购热门行业标的公司。不过柴国生可能没有想到的是,富顺光电却成了雪莱特并购之路上最成功的案例。

2015年无人机市场火热,雪莱特宣布斥资1500万元收购无人机公司曼塔智能。却在2016年和2017年相继亏损2640万、3916万元。

锂电池热度炒起来了,去年10月,雪莱特又披露重组预案,拟以3亿元购买锂电池生产端卓誉自动化100%股权。此次收购溢价超过11倍,引发市场一片质疑声,有媒体质疑其可能涉嫌利益输送。值得注意的是,本月卓誉自动化近日陆续收到宁德时代(300750)中标通知,又让雪莱特蹭上了独角兽宁德时代的概念。

今年2月,雪莱特又宣布筹划购买教育资产,从2月6日开市起停牌。然而4月8日,公司又宣布,交易双方未能就本次重大事项的交易方案内容达成一致,最终收购失败。

资料显示,2014年至今,雪莱特频繁并购超过10起,涉及领域众多,这些并购案除了富顺光电外,现在看来都有些稍欠火候。而在4年多的并购之路中,柴国生却把自己的股份质押了出去,据统计柴国生持有雪莱特2.4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1.37%,而此次触发违约的股份数合计高达1.02亿股,占比超四成。柴国生及其一致行动人王毅、柴华合计持有2.62亿股,所持股份累计被质押2.49亿股,占三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总数的95.21%,占总股本的32.04%。本次质押爆仓之后,柴国生几乎已没有可以补充质押的股份了。

据雪莱特2018年半年度报告显示,雪莱特的商誉达4.12亿元,短期借款达5.19亿元,货币资金从2016年的4.57亿减少至1.09亿元,频繁的并购导致公司资金吃紧状况凸显。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3.55亿元,同比下降21.46%,净利润亏损约1600万元,同比下降208.04%。

对此,雪莱特给出的理由是,金融去杠杆导致融资成本、财务费用大幅增加,营运资金紧张使业务受到影响,此外无人机市场持续低迷,导致存货减值进一步增大,致使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对于柴国生爆仓,公司表示柴国所持部分股份可能被违约处置的事项,不会对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但是1亿多的违约股份可能被处置,柴国生的实际控制人地位岌岌可危,又怎么能保证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呢?

到底应该如何正确并购重组?资本运作和公司发展那一个事情更为重要?这些问题不该只是问柴国生,也是需要我们每一个参与者去思考的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