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提议的美中新一轮贸易谈判会怎么谈?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9-13 15:58

  作者:路闻卓立

  来源: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美东时间9月12日上午11时33分,也就是北京时间12日深夜,华尔街日报发文称,美国向中国提议开展新一轮的贸易谈判,而新一轮谈判的主题为:中国需抓住这一新机会,在美国对进口自中国的商品加征关税之前,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争端。

  华尔街日报原文如下(由路闻卓立编译):

  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正与中国展开新一轮贸易谈判,目的是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口商品实施额外关税之前,给中国提供另一个解决贸易问题的机会。

  上述知情人士说,以美国财政部长姆钦为首的美国高级官员最近向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为首的中国官员发出邀请,提议再次举行双边贸易会议。

  美方提议在未来几周进行讨论,并要求中方派出部长级代表团。上述知情人士说,拟议中的会晤可能在华盛顿或北京举行。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拒绝置评。

  这一提议出台之际,特朗普政府正准备对另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今年早些时候,特朗普政府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其中一名知情人士说,美方邀请中方谈判,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一些人试图“尽一切努力,在美国受关税打击前,让中国满足美国的要求”。

  上个月,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守文率领一个中层贸易代表团访问华盛顿,结果空手而归。美国官员认为,中方在近期解决华盛顿提出的结构性问题上,几乎没有表现出任何向好的迹象。

  特朗普政府要求北京取消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停止强迫美国企业与中国企业分享所有权、利润和技术。另一方面,中国否认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

  背景资料:中美贸易谈判进程

  

  

  图/路闻卓立制图,路透社整理

  而就在这一消息传来之前的20分钟里,美三大股指急速拉升,中概股全线上涨,道指急速拉升涨超170点,纳指跌幅收窄至0.25%,标普500指数翻红。中概股全线拉涨,哔哩哔哩涨逾7%,聚美优品涨6.5%,爱奇艺涨近5%,虎牙涨超4%。

  中国首次针对争端解决案件败诉方不执行争端解决案件裁决提出贸易报复授权请求

  在这一消息再之前的美东时间上午10点钟,路闻卓立注意到,世界贸易组织11日向成员提供的文件显示,由于美方没有采取实质行动纠正其对华产品实施的多项违规反倾销措施,中方已向世贸组织申请授权对美实施每年约70亿美元的贸易报复,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首次针对争端解决案件败诉方不执行争端解决案件裁决提出贸易报复授权请求。

  2016年10月,世贸组织发布专家组报告,裁定美国对中国机电、轻工等多个行业出口产品实施的13项反倾销措施违反世贸规则。2017年5月发布的上诉机构报告也支持了专家组的裁决。世贸组织仲裁员随后裁定美方应于今年8月22日前完成裁决执行工作。

  11日的文件显示,中方认为美方并未在规定时间内执行上述案件的裁决。因此,依据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的相关规定,中方向世贸组织提出贸易报复授权申请,提出对美方实施每年约70.43亿美元的贸易报复。

  世贸组织规定,如果败诉方在确定的合理执行限期内未执行裁决或建议,而且在该合理期限后20天内争议双方仍未就补偿达成协议,胜诉方可以请求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授权实施“中止减让”等(即贸易报复措施)。

  根据世贸组织规则,在中方提出贸易报复授权请求后,如果美方未就报复程度提出反对,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则应在合理期限结束后30天内(即9月21日前),给予中方报复授权。

  华尔街日报随后发文:美国企业加大游说力度,反对特朗普征收关税

不过,另外一则值得注意的消息是,紧接着华尔街那一则“美国向中国提议开展新一轮的贸易谈判”报道发布的27分钟之后,华尔街日报再发题为“美国企业加大游说力度,反对特朗普征收关税”一文,文中几个关键领域的新数字值得一看。

  华尔街日报原文如下(由路闻卓立编译):

  从加州的苹果种植者到缅因州的龙虾商,企业正联合起来试图说服特朗普总统,关税正在损害美国工业。

  

  图/现场活动照

  周三,代表零售、玩具制造、农业和科技等行业数千家企业的组织计划宣布,它们正在配合一项名为“关税伤害美国心脏地区”的游说活动,以反对向进口产品征收关税。

  这是最新的迹象,表明企业正在加大游说力度,反对特朗普政府征收或正在考虑征收的关税。特朗普表示,他将捍卫美国制造业的就业岗位。根据非营利组织“响应性政治中心”编制的游说披露报告,截至6月30日,近450家实体企业在贸易问题上雇佣了游说人士,比年初的约160家和特朗普就职时的约100家大幅增加。

  

  图/响应政治中心

  虽然有更多的游说者全面参与了税收和医疗保健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但很少有政治斗争像游说活动那样引发如此大的增长。

  尽管整体上有更多的游说人士加入到了如税收和医疗保健等长期问题的行列之中,但很少有政治斗争,能像游说活动数量的这般跳升一样,引起了如此大的飞跃。

  一些企业担心进口原材料成本上升;其他国家,尤其是农民,对中国和欧洲向美国出口征收报复性关税表示不满。

  在上个月的爱荷华州博览会上,一个由美国农业局支持的游说团体发布了“我支持自由贸易”的标语,并敦促农民们在海报上签名,宣布他们反对关税。

  汽车制造商、汽车经销商和汽车零部件制造商计划联手发起一场反对向汽车行业征收新关税的运动。上周,塔吉特和沃尔玛等零售商行业协会召集了150家小型零售商与国会议员举行会议,讨论关税可能对它们的业务造成何种影响。

  “每个贸易集团都要忙得多,因为在贸易集团可以做的各个方面都有很多的活动,”华盛顿King & Spalding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业务负责人史蒂夫 奥拉瓦说。

  并非所有行业团体都反对特朗普的关税。代表美国牧场主和牛肉生产商的美国全国牛肉协会支持特朗普总统的强硬贸易立场。“我们支持总统消除贸易壁垒的总体目标;该协会发言人马克斯·蒙卡斯特说。因为,中国和欧盟目前禁止从美国进口含有激素的牛肉。

  一些行业从进口关税中获益。国内钢铁公司支持特朗普对外国钢铁征收关税,因为这一做法提振了钢铁行业产品的价格和利润。

  但今年多数以贸易为重点的游说都是反对关税。当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8月份就拟议中的关税作证时,参加听证会的大多数行业代表表示,关税将损害他们的业务。

  在计划于周三提交给国会的一封信中,各商业集团将宣布它们针对关税提出申诉的最新做法。该组织数百万美元的关税损害了该中心运动的目标,该运动旨在讲述被进口关税困扰的农民和企业主的故事。

  美国零售联合会主席Matthew Shay表示,"美国经济的每一个领域都将在贸易战中受损。"这场运动的目标是“确保华盛顿明白贸易战在现实世界的后果”。

  美国商会、全美制造商协会、商业圆桌会议和科赫兄弟也在进行各自的游说活动,以促进自由贸易。

  预计特朗普政府不久将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而实际上已经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了关税。特朗普暗示,更多的关税即将出台。

  美国还对进口钢铁和铝征收关税,并正在与欧洲、墨西哥和加拿大进行贸易谈判。中国、欧盟和其他贸易伙伴已经宣布对美国商品征收关税。

  特朗普用来征收关税的不同寻常的机制意味着,许多游说者不能依赖惯常的策略。对于华盛顿的大多数重大政策变化,比如去年的税收法案,国会会起草并投票通过立法,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给行业提供了许多参与的机会。

  在本案中,特朗普使用的是贸易法中一个晦涩难懂的部分,该部分允许他以国家安全的名义单方面征收关税。正因为如此,许多寻求削减或避免关税的行业都只针对特朗普政府。

  今年早些时候,喜剧演员本 斯坦(Ben Stein)在广告中称关税是“B-A-D经济学”。这些广告是由零售游说团体美国零售联合会赞助的,是特朗普在福克斯新闻上最喜欢的节目《福克斯与朋友》播出的。

  “这些人想卖龙虾,他们不想浪费时间游说国会议员。”Annie Tselikis,缅因州龙虾经销商协会的执行董事说。

  为了吸引特朗普的眼球,“自由贸易农民”组织就会于特朗普在马阿拉歌度假酒店度假时,在华盛顿和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和媒体上投放广告。该组织还确定了10个对特朗普连任至关重要的州,并强调了一些农民可能会因特朗普的贸易政策而受损的说法。

  上个月,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 罗斯以讨论关税的影响为目的,访问了北卡罗来纳州法戈市,农民组织在他面前张贴了一系列路边广告牌,上面写着:“罗斯部长,关税伤害了农民。”

  JP摩根报告:要是ALL IN 5170亿美元,会是啥景象?

  针对特朗普政府不断加码的关税威胁对美国国内各业界的影响,从上述内容,可见一斑;而对中国这边的影响,JP摩根就在基本假设之上,对特朗普如果向来自中国的全部价值517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将对中国宏观经济各方面的影响做了三种情形下的推演,结论如下。

  

  图/数据来自JP摩根报告,路闻卓立整理制图

  报告具体内容

  尽管金融市场正(忧心忡忡的、坐以待毙似的)等着美国商务部对从中国进口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关税的消息的发布,同时总统特朗普还在美东时间9月7日周五,暗示未来要对另外剩余的2670亿美元的追加进口关税,此言若兑现,那就意味着美国将对其统计口径下的去年所有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加征关税。

  在基本情景中,假设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加征率为12.5%。

  加上此前已经实施的对总计5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如果美国再对中国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加征25%的关税,又或是对所有的(517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的关税,那么这一基本情景将大概率变为现实。

  中美贸易局势恶化的影响将在今年(2018年)年底和2019年显现。

  经测算,我们预估在美国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施加12.5%的关税后,中国GDP将会下降0.7%,其中,0.4%是直接通过由贸易渠道引致的,0.3%是由投资(下降)和消费(下降)等因素而间接引致的。

  中国的应对措施(包括报复性关税、适度的人民币贬值,以及增加对机电产品和文化产品等出口产品的增值税退税,于9月15日生效)可以有效抵消直接影响。

  与此同时,对中国政策制定者来说,间接影响,尤其是对失业的影响,可能是更严重的问题。我们估计,如果中国不采取任何应对措施,中国的失业人数可能会增加300万人,而如果中国采取的报复性关税和5%的人民币贬值,失业人数将增加70万人。

  下文分析了,美国如果对所有自中国进口的产品加征25%关税的3种风险情景,对中国经济的潜在影响。(请注意,基本假设仍然如上所述,为美国对中国进口产品的平均关税增幅为12.5%。)

  情景1:

  如果美国继续对所有自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中国不采取任何行动),那这对中国GDP增速将下降1.4%。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对美出口将减少33.3%,出口总额将减少6.3%。

  通过贸易渠道对GDP增长的直接影响将是0.8%(基准情况下为0.4%)。

  此外,贸易活动减弱将对经济产生间接影响,包括就业岗位减少导致消费减弱,以及收入下降和外部不确定性上升导致相关行业投资放缓。

  消费和投资的减少对GDP产生的间接影响总计可能达到0.7%。

  考虑到贸易渠道的直接影响和对国内经济的间接影响,美国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的进口关税,而中国又不采取相应措施,不进行汇率调整,中国的GDP增速将会下降1.4%。

  因此,中国将大约有600万个工作机会可能受到影响,由于贸易平衡减少和国内增长放缓导致资本外流,外汇储备将减少2910亿美元。

  情景2:

  中国实施报复性关税,包括对500亿美元(已经实施)征收25%的关税,再对6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征收范围在5%到25%之间的关税(已经宣布但现阶段尚未实施),这相当于中国对美国进口平均关税提高16.6%。

  报复性关税将略微抵消贸易影响,因为中国从美国的进口将下降21%,对贸易平衡的净影响将几乎减半(从1400亿美元降至710亿美元)。

  但是报复性关税对间接影响(0.7%)中国GDP的因素的影响不大,所以最终中国对美国施加报复性关税而对中国经济产生的影响为GDP增速下滑水平缩减至1.3%。

  报复性关税对失业率和资本流动的影响也会缩窄,但也仅仅是边际缩窄。

  情景3:

  在此情景中,除了报复性关税外,中国还可以积极利用货币贬值作为降低关税影响的策略。

  此处,我们首先需要解决最极端假设下的答案:人民币需要贬值多少才能完全抵消直接贸易影响?

  经分析显示,12%的贬值(全年平均美元/人民币的年度变动率)将完全抵消美国对所有中国进口产品征收25%关税的影响。

  间接影响也小得多,但总体总体影响仍为负0.2%。

  货币贬值在减轻贸易影响和间接影响方面更有效(在这种情况下,失业人数增加了90万),但副作用是更大的资本外流(在这种情况下,资本外流为3,320亿美元,而在情景1中为1,150亿美元)。

  从这三种情景分析,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

  以上情景分析的关键信息包括:首先,如果美国进一步升级关税战争,对中国的影响将更大。中国将用尽报复性关税选择,同时报复性关税的影响将是有限的。这可能是特朗普总统不断提高赌注以在双边谈判中获得更有利地位的一个潜在原因。

  其次是中国方面,如果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报复性关税发挥作用的空间往往有限。中国可能会选择进一步的人民币贬值或出口退税以减轻关税影响,但货币贬值有其局限性和副作用。

  更重要的是,中国需要加强与世界各国的贸易关系。中国可能采取进一步行动,加强与欧洲、日本等经济体的贸易联系,包括区域自由贸易协定和“一带一路”倡议。

  在上周举行的中非合作论坛上,习近平主席宣布中国将向非洲提供600亿美元的财政支持,中国称这是“合作共赢”。

  第三,即使中美之间爆发全面关税战争,对中国的经济影响仍可能是可控的,但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可能成为一个重大的政策关切问题。如果失业率大幅上升,这将改变政策反应函数,风险将导致政策倾向于宽松,而这并不是我们的基本假设之一。

  最后,尽管我们的分析集中在对中国的影响上,但如果贸易紧张局势进一步升级,中国不会是唯一的受害者。如果美国对中国所有进口产品征收25%的关税,美国经济将面临更高的通胀压力,进而可能影响利率动态、金融市场和美国经济增长前景。

  鉴于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关键作用,对世界其它地区而言,间接损害也将是巨大的。由于中国目前的角色不太可能很快被取代,中美贸易战的升级将以全球供应链中断的形式给全球经济带来风险。

  总体而言,全面的关税战争将是一种“双输”的局面。中国的报价清单与美国的需求清单之间存在巨大差距,且缺乏信任,这表明谈判可能需要比此前预期更长的时间,短期内情况可能会变得更糟。

  公里公道的说,贸易状况恶化对这一阶段(中美双边互征500亿美元进口商品25%关税)对中国和美国的影响是有限,但是在双方都更愿意达成妥协协议之前,贸易恶化状况很有可能继续恶化,对经济的损害更加明显。

  在可预见的未来,市场对中美冲突升级的担忧可能会继续打压市场情绪。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