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股东陪跑,A站第7次卖身背后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6-05 21:49

老股东陪跑,A站第7次卖身背后

2018-06-05 18:15来源:投中网公司

原标题:老股东陪跑,A站第7次卖身背后

文 | J

来源 | 投中网

6月5日消息,二次元弹幕网A站再次卖身,这一次的交易对手变成了快手。快手确认已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

陪跑19个月,中文在线原价清仓

A站全称AcFun弹幕视频网,成立于2007年6月,是中国大陆第一家弹幕视频网站。A站的发展之路颇有些悲凉,自创立至今反复易主。

2016年11月,A站宣布获得A股上市公司中文在线投资,中文在线拟以现金出资2.5亿元认购其13.51%股权,A站在本轮的投后估值达到了18.5亿。

根据当时的公告,中文在线入股后,奥飞娱乐董事长蔡东青仍为A站第一大股东,而持股比例降至54.77%,原第二大股东土豆文化持股比例降至13.23%,中文在线持股达13.51%,超越土豆文化成为A站第二大股东。

2018年6月5日午间,中文在线发布公告,该公司同意按照转让协议的约定以合计人民币1.4亿元,向快手出售A站权益,且快手同意以转让款向中文在线购买其持有的A站权益。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中文在线已经向A站支付投资预付款人民币1.385亿元;因公司与A站签署的《关于广州弹幕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协议》中设有“先决条件”,A站未能满足相关要求,因此公司未完全支付预订全部的投资款,亦未进行工商变更。本次交易完成后,该公司将不再享有A站任何权益,亦无后续投资义务。

在宣布投资后的19个月里,中文在线以原价彻底退出了A站,并且不会进行后续投资。按照原价退出意味着中文在线这两年在A站的投资业务未获得任何增值,A站的估值也与当时相近,即18.5亿元。

在宣布出售A站以后,中文在线股价一路上扬,截止收盘,其股价为9.15,上涨5.90%。

陪跑、价差,A站交易背后的隐情

据知情人士透露,本次A站被快手整体收购,其背后的交易价格无法透露,因为针对不同的股东,其价格都不同。

原本根据中文在线的出售价格可以大致推算出该公司估值与各方收益,但是这个逻辑现在似乎行不通了。对于中文在线而言,陪跑19个月后,可以原价撤出,对于其他股东而言,这笔交易是否获得收益,尚不得而知。

他告诉投中网记者称:“除了中文在线以外,还有另外一家上市公司,还未披露。”

纵观A站背后的上市公司,不难发现,除了中文在线,还有奥飞娱乐和华策影视,目前这两家公司都尚未对这笔交易作出披露。其中,奥飞娱乐将对A站的投资定义为董事长蔡东青的个人行为,但是奥飞娱乐在A站管理层的权利博弈中,始终占据主导位置。

根据CVSource上的数据显示,A站目前共经历了5轮融资:

AcFun融资一览,数据来源CVSource

由于此次是快手对A站的整体收购,也就意味着后者的绝大部分股东已经实现了离场。奥飞娱乐、土豆文化等都是该公司股东,由于出售价格不一,对于上述公司而言,其出售A站时的估值或与中文在线或存在较大差异。

从进击到卖身,

A站的白衣骑士会是快手吗?

作为中国二次元弹幕网站的鼻祖,A站此前所经历的故事拍摄一部都市商业翻转大片绰绰有余。成立之初,A站背负着中国二次元文化发祥地的荣誉和责任,但是受制于商业模式的不清晰,以及背后股东实力的博弈,A站活生生逼出了一个最大的竞争对手B站,并将手上大量流量成功引至斗鱼,帮助后者上位。

据公开信息,此次交易是自2007年诞生以来,A站的第7次股权更换。A站似乎变成了被用后即弃的工具,从进击到卖身,A站的路堪称传奇。

A站成立之初是为个人站面世的,彼时受制于机房和技术问题的A站时不时就会出现宕机,2009年一次严重宕机后,A站老会员“⑨bishi”徐逸,建立了当时作为A站后备的另一个视频站“mikufans”,也就是后来的B站,一直以来B站都被A站视为后花园,B站的早期引流也是从A站手中获取。令人唏嘘的是如今后花园已经实现了美股上市。

2010年,A站创始人xilin 将A站以400万人民币出售给前边锋武汉分公司总经理、现斗鱼CEO陈少杰,陈少杰领导下的A站,完成了最早期为斗鱼的引流,成功孵化了斗鱼。

2014年4月,奥飞娱乐创始人蔡东青收购了A站92%的股权,陈少杰持有剩余的8%。奥飞娱乐投资A站后向其空降高管,A站管理层内斗开始浮出水面,大量管理层人士被清出A站。由于A站只是蔡东青众多投资的一支,并不能亲力亲为的负责该公司运营,A站的管理层便开始流水般的更迭。

2015年6月,A站获得优酷土豆的投资时,其CEO为孙旻。2016年1月,软银中国6000万美元投资A站后,莫然成为该公司CEO,莫然辞职后,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职务。优酷系与奥飞系的持续内斗消耗了A站的太多的精力,迟迟不能拿到融资的A站被B站反超,A站在知乎的官方账号也忍不住吐槽,能活着就是幸福。

但是这个好事似乎就快没了今年22,A站官网和APP停止访问长时间的宕机让外界猜测A站资金紧缺可能无法持续运营官方微博哭诉我想再活五百年”。

巧合的是,A站此次长时间宕机发生的时间正是B站召开年会宣布即将赴美上市的日子。2月12日,A站官网和APP恢复访问。

A站的白衣骑士会是谁?彼时风传云锋基金即将入主,拟累计持有A站71%的股份,但是遭到奥飞系极力反对。阿里的钱一直没办法给到A站,A站的资金问题越来越大,发不出工资,无法购买版权,A站似乎要凉了。

今日宣布整体收购A站的快手,对于A站来说是久旱后的甘霖。快手是否会成为A站的白衣骑士,尚需时间检验,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快手的整体收购,对于缓解A站错综复杂的管理层博弈实属幸事,并且也为A站的持续发展积蓄了弹药。

作者:刘洋

责任编辑:冉一方

点击

阅读原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